供销社史话

当前位置: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供销社史话 > 供销社史话

供销社大院里的欢乐童年

发布时间:2018-09-03 来源:中华合作时报【字体: 】浏览次数 [打印] [关闭]

  1988年我出生在湖南东部一个还算比较繁华的镇上,因为我的父母都是供销社职工,所以我的童年都是在供销社度过的。

  我的父亲最初在供销社做保安,全县各个村的分销点都走遍了。湖南多山,村与村之间都是隔山望水,他们保安队或坐车或骑行踏遍了全县各村各队,每当回忆至此父亲都是开心与快乐的,而我想象着他们在青山绿水之间自由的来去只有羡慕和嫉妒。几年后父亲转入供销社的食品加工厂,学做糕点。他们的糕点师傅姓李,是十里八乡最好的糕点师傅,至今还有人念念不忘他的手艺。一直到现在,父亲每次吃酥饼都会说,“这个和师傅做的差太远了。师傅做的酥饼入口即化,这些都比不上”。父亲的老同事每次回乡探亲都会问,“李师傅还在世吗,太想念他做的葱油月饼了”。他们那一代人重感情,父亲和其他几个徒弟至今和李师傅保持联系,逢年过节都要去探望。有一次父亲带我去拜访他,他赠送了自制的冬瓜糖,蜜桔和油枣给我,那味道终身难忘。后来父亲从食品厂转入了采购部,成为了一名采购员,跟着司机全省到处跑。我也沾光,从小就能穿上最新款的布鞋或者紧身裤。没错,那时候乡下潮流的缔造者就是供销社的采购员,他们采购什么产品,什么产品就在全镇热销。谁能想到当年引领时尚潮流的是一批供销社的男性采购员?

  供销社的门市部真的很大,从南到北,从西到东,横纵穿越。一到赶集的时候,三乡八村的人都会集中到镇上来,人山人海,我就骑着小自行车在门市部里穿梭,好不惬意。我的母亲在供销社一直做售货员,负责鞋柜柜台,当时所有的门市部都是各自负责自己的专柜,也没有人帮忙,一到赶集的日子,忙的不得了,连饭都吃不上。母亲自己都吃不上饭,更别提照顾我和弟弟两个小孩了,父亲又经常不在家,于是外公就成了最好的帮手。每到赶集的日子,外公就会从村里赶过来,给我们做饭,帮母亲营业。外公又高又帅,不仅识字还火眼金睛,很是镇得住场面。买鞋的人很多,有的人要试穿,有的人要换码数,柜台前里三层外三层都是人。但不管多么慌乱,幸亏外公在,偷鞋的人少了,不给钱的人也少了,我们也能吃上饭了。每次赶完集,母亲都像是刚刚大战完,盘点时异常谨慎。自从外公加入以后,母亲基本没有再赔过账。

  如今,想起供销社大院,还留有我和弟弟很多美好的回忆。大院里小孩太多,不好管理,单位就请了几个武术师傅教我们武术,天天扎马步打沙袋,把整个院子的孩子都美坏了。主任的脑子也很厉害,刚开始在门市部前面搞了菜市场,接着又搞了溜冰场,生意火爆的很。可惜后来,母亲为了我和弟弟读书方便,申请调到了村里的分销点,离开了供销社的大院,那时候没有意识到多不舍,如今却常常梦回故境,回味无穷。去年春节我出嫁的时候,父母那些老同事都来了,一个个还是记忆中的模样,虽然有华发、有发福,但是一看到就很熟悉很亲切,他们在感慨当初我那么小如今都要出嫁了,我也默默的想,不知道他们是否也和我一样,经常回忆起奉献了他们青春年华的,那时繁荣的供销社。

  1988年我出生在湖南东部一个还算比较繁华的镇上,因为我的父母都是供销社职工,所以我的童年都是在供销社度过的。

  我的父亲最初在供销社做保安,全县各个村的分销点都走遍了。湖南多山,村与村之间都是隔山望水,他们保安队或坐车或骑行踏遍了全县各村各队,每当回忆至此父亲都是开心与快乐的,而我想象着他们在青山绿水之间自由的来去只有羡慕和嫉妒。几年后父亲转入供销社的食品加工厂,学做糕点。他们的糕点师傅姓李,是十里八乡最好的糕点师傅,至今还有人念念不忘他的手艺。一直到现在,父亲每次吃酥饼都会说,“这个和师傅做的差太远了。师傅做的酥饼入口即化,这些都比不上”。父亲的老同事每次回乡探亲都会问,“李师傅还在世吗,太想念他做的葱油月饼了”。他们那一代人重感情,父亲和其他几个徒弟至今和李师傅保持联系,逢年过节都要去探望。有一次父亲带我去拜访他,他赠送了自制的冬瓜糖,蜜桔和油枣给我,那味道终身难忘。后来父亲从食品厂转入了采购部,成为了一名采购员,跟着司机全省到处跑。我也沾光,从小就能穿上最新款的布鞋或者紧身裤。没错,那时候乡下潮流的缔造者就是供销社的采购员,他们采购什么产品,什么产品就在全镇热销。谁能想到当年引领时尚潮流的是一批供销社的男性采购员? 

  供销社的门市部真的很大,从南到北,从西到东,横纵穿越。一到赶集的时候,三乡八村的人都会集中到镇上来,人山人海,我就骑着小自行车在门市部里穿梭,好不惬意。我的母亲在供销社一直做售货员,负责鞋柜柜台,当时所有的门市部都是各自负责自己的专柜,也没有人帮忙,一到赶集的日子,忙的不得了,连饭都吃不上。母亲自己都吃不上饭,更别提照顾我和弟弟两个小孩了,父亲又经常不在家,于是外公就成了最好的帮手。每到赶集的日子,外公就会从村里赶过来,给我们做饭,帮母亲营业。外公又高又帅,不仅识字还火眼金睛,很是镇得住场面。买鞋的人很多,有的人要试穿,有的人要换码数,柜台前里三层外三层都是人。但不管多么慌乱,幸亏外公在,偷鞋的人少了,不给钱的人也少了,我们也能吃上饭了。每次赶完集,母亲都像是刚刚大战完,盘点时异常谨慎。自从外公加入以后,母亲基本没有再赔过账。

  如今,想起供销社大院,还留有我和弟弟很多美好的回忆。大院里小孩太多,不好管理,单位就请了几个武术师傅教我们武术,天天扎马步打沙袋,把整个院子的孩子都美坏了。主任的脑子也很厉害,刚开始在门市部前面搞了菜市场,接着又搞了溜冰场,生意火爆的很。可惜后来,母亲为了我和弟弟读书方便,申请调到了村里的分销点,离开了供销社的大院,那时候没有意识到多不舍,如今却常常梦回故境,回味无穷。去年春节我出嫁的时候,父母那些老同事都来了,一个个还是记忆中的模样,虽然有华发、有发福,但是一看到就很熟悉很亲切,他们在感慨当初我那么小如今都要出嫁了,我也默默的想,不知道他们是否也和我一样,经常回忆起奉献了他们青春年华的,那时繁荣的供销社。

[网络编辑:办公室]
版权所有:铜川市供销合作社 站点地图
电话:0919-3185802 传真:0919-3185355 QQ:1953603977
地址:铜川市新区正阳路9号 网站标识码:6102000072 ICP备案编号:陕ICP备09018839号

陕公网安备 61020102000023号